逛藝文

做一個人好難-陳楷仁個展

2020年在自由人的個展『我們都在表皮層掙扎』,以“表皮層”作為人類所生存的這個社會的象徵,生活在表皮層之上的小人物們就像皮膚上的汗毛一般,被皮層之下不可視的組織、腺體所支配,如此渺小且無力。

時隔一年,陳楷仁再次來到自由人藝術公寓辦個展,今年以『做一個人好難』做為個展的命題,將目光關注在日常生活中的「社會性人設」之上,人們在所處的社會中,除了身而為自我的角色之外也扮演著他人眼中所期盼的角色, 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「人設」之中,而這個人設並非是單純的自我特色展現,引用社會學家Erving Goffman所說:『 個體自身是一個社會實體,我們個體自身中看起來最具特質的方面,都不是我們自己特定心理的產物,而是社會性決定的。』生活在這個“表皮層”之上,除了己身之外,也要承受、背負著他人所賦予或期許『好』的價值,我們認為自己是誰,我們希望自己是誰,以及我們能夠成為誰呢?

很多人肯定在踏進空間的第一秒就被牆上的倒插人給吸引,而這面牆正好呼應了他去年的展覽《我們都在表皮掙扎》。陳楷仁說:「他其實是藉由這些倒插人卡在白牆的方式,來把掙扎於表皮的意象具現化出來。」而這面牆剛好有七七四十九支倒插人,仔細看就能發現,其實不難在裡面看到一些我們熟悉的人物,但不管是人物本身也好,或假定他們是正在cosplay的人,其實都是要藉著這面牆表達這些社會上不同的小人物,與他們身上背負著的社會角色所帶給他們的責任與壓力。

倒插人「牆」的兩邊正好有兩幅大小一樣的畫作,還有一個有別於倒插人只有下肢的作品:一名看似要正衝出來的泳者。其實在看展的途中,不難發現藝術家用了許多以游泳者作為意象的作品,陳楷仁透露其教育生涯中曾經帶學生去游泳過,而第一次看到學生們跟著台上的老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整齊劃一的做出自由式的動作時,令他不禁反思教育體制以及社會現況對於現代人所畫下的框架,而取泳者諧音「勇者」陳楷仁認為在現代事態生活確實需要一些勇氣。

在《舉雙手投降》中正是藉此意象,加上被繩束縛的東坡肉更是加深了作品的壓迫感。而在其對面的作品《為麵包折腰》想表達的則是人們在生存的壓力之下必須為生活、為麵包所賣命,出賣的事情。對觀展人來說,不管是東坡肉還是麵包,其實都深深表達著對生活的無奈。

走進自由人後半空間,可以看到右手側有兩幅畫,喜歡開雙關笑話的藝術家在這兩幅作品都透漏出自己的小習慣《坐如針氈的日子》講述的是世人處於世的無奈以及戰戰兢兢。而《倒開車》其實是源自藝術家的生活經驗。他透露,自己的生活中有是很常待在車上的。倒插在座椅中的「倒開車」與人物衣服上的靶其實說明的是人在社會進也不對,退也不對,處處被「針對」的無奈。

而左手邊的三幅並列的作品《看花少年》,一方面以退休後生活常以種花為樂,陳楷仁也再次大玩雙關,其分別是「腦袋開花」 「霧裡看花」與「心花開」。

當代人類過著只能倒插在表皮掙扎的日子,定義他人腳色的同時卻也被定義著;我們為了生活必須為麵包折腰,這是原始的獸性;人類自己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制度,雖然偶爾覺得奇怪卻也只能舉雙手投降;過著坐如針氈的日子 ,想要稍稍後退喘口氣,卻讓自己陷在倒開車也同樣被針對的矛盾處境。

人生好難,而我們終究都在霧裡看花,只求退休後能過著心花開的日子。陳楷仁說:「藝術對他來說是世界上重要卻也不重要的存在,藝術家的功用不在於解決問題,而是發現問題,提出問題。」無奈與無力反擊,是我們這代的悲哀,所以必須來看展,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嘆氣,然後喘息。再踏出空間時我們都是泳者。

做人好難,好人難做,做好人難,身而為人,真的很難。

展覽日期|2021.10.01 -2021.10.25 (公休二、三)
展覽地點|自由人藝術公寓 台中市西區五權西五街94巷46號

草悟道生活圈

打造草悟道理想的生活樣貌為使命;致力於串聯街區店家、社區鄰里以及喜愛草悟道生活的群眾,凝聚區域共創共榮的循環善意,為草悟道注入更精彩的發展能量。 Mail:lifeingreenripple@gmail.com

View All Article
相關文章
逛藝文
草悟道生活圈
回上頁